睡眠确实非常重要
前几天我肝曦月刀,开开心心,高高兴兴,欢欢喜喜,兴致勃勃
昨天晚上没睡好
今天:我不肝了
勤奋小人(语重心长):你已经抽不到孤剑了,你还不肝曦月刀?
我:我不,我要刷微博
勤奋小人:……

中午睡了一觉
学习了一下
现在:啊啊啊啊啊啊卧槽我中午为什么不肝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失去曦月刀了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

只是强调一下
睡眠的重要性
大家还是
不要修仙了

  2017-08-17 0 0
 

原创,架空
句号男×叹号男,
求轻喷
标题和正文没有任何关系

当今皇族姓王,当今圣上有十二个儿子,其中的八皇子,叫王冀,是个说话自带句号的男人。
王冀生得一副好面孔,剑眉星目,眼神犀利,若是单单站在那里,是绝对担得起“正气”二字的。
也不是说八皇子本人不正气,而是跟他深交了你就会发现,他老喜欢逗别人玩,而且记性也是真不好,记性不好到听过的人名下一秒就忘得一干二净。皇室间有个传说,说是这位八皇子被下了诅咒,只能记住极为亲近的人的名字。
八皇子本人对此倒是毫不在意,毕竟他有钱入。
钱入是王冀身边的第一侍从,人称入哥,从小陪着王冀长大,是为数不多的能被王冀记住名字的人之一,平常主要有两个任务:一是照...

  2017-07-17 0 2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行,伏地魔被我吼死了【一个梦境记录】

我昨晚是真烦躁。

我昨天晚上还不小心吃太饱就去睡了。

于是我躺在床山滚来滚去没睡着。

最后睡着了,我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梦的其他七七八八我都忘得差不多了,我就记得我一开始,还是我自己,在一个鬼屋还是啥的地方,那地方的鬼都是真的,小心翼翼的躲在一根柱子后面,因为另外一根柱子后面也有一个鬼,马上就要发现我了。

我感觉非常恐惧,躲在柱子后面瑟瑟发抖,盯着另外一根柱子后面的鬼。

我看着他,突然觉得他长得非常像伏地魔,于是他突然就变成伏地魔了,我突然就变成了哈利波特,【我可能觉得自己变成哈利波特了,是主角了,应该勇敢一点还是咋样】,然后我就冲了出去,【但可能由于我还是有点怕】,我一边冲出...

  2017-06-24 2 1
 

一个关于医生和老板的碎碎念……

我最近又看了一遍哑舍五,就总觉得很不甘心。

我也不知道不甘心在哪里,总之就是不甘心。

有时候看到有人说看了哑舍零,从赤锁跳扶甘,我也会有这种不甘心的感觉。

我认真回想了一下,已经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医生和老板这一对cp了,但是现在看到,总觉得就是应该在一起的,

我觉得甘罗可以和扶苏在一起,

但是老板,一定要和医生在一起。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想法的,就当作是我的执念好啦。

我最近看哑舍,其实都是带着那种有cp的眼光去看的,我看着医生和老板我就激动啊,我会跳过古董的环节直接去找两人的互动。

因为偶然得知舍友是扶甘党,于是我们两个就讨论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讨论...

  2017-04-15 23 45
 

我叫白涟 16

这是一篇只要写了就扔上来的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言情的小说
每一段都奇短无比
在下没有什么文笔,比较擅长记日记,而在下的文风可能生来就是如此清新脱俗[呸真不要脸
在下九十九!

不是我吓唬你们什么的,真的,我回来的时候还艳阳高照,现在就已经星辰满天了。

我大哥说我从白天睡到晚上睡得很死,还说什么把我卖了我都不知道。

……这可能吗?啊?

咦不对我大哥竟然回来了,我要去跟杨冉说一下!于是我就打算跑着去杨府,刚出门看了看头上满天的星星,尴尬地停下了脚步。

“去哪啊?放心,没人要买你。”

我转过身对他怒目而视。

“我去找未来嫂子!”

“等等。”大哥拦住了我,“先去吃点东西吧,我去找她。”

这是我这...

  2016-09-11 0 6
 

我叫白涟 15

这是一篇只要写了就扔上来的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言情的小说
每一段都奇短无比
在下没有什么文笔,比较擅长记日记,而在下的文风可能生来就是如此清新脱俗[呸真不要脸
在下九十九!

我骑着马在角炎身后慢慢悠悠地晃。

我还没有跟角炎并行的勇气,并且骑得太快嘛,杨冉说得没错,我也怕自己骑马骑着骑着睡着了。

我跟着角炎,心里有些奇怪:角炎这个速度很不对啊,这么慢,他之前骑马不是这个速度的啊。

不对,我什么时候见过他骑马。

为了不让自己睡着,我一路上想七想八,从九驹和常卿想到我娘的菜特别好吃,想着想着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然后被角炎一声“白涟”打断了思绪。

“干嘛?”

“到了。”

我看了看眼前熟悉的宅子,...

  2016-09-10 0 8
 

我叫白涟 14

这是一篇只要写了就扔上来的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言情的小说
每一段都奇短无比
在下没有什么文笔,比较擅长记日记,而在下的文风可能生来就是如此清新脱俗[呸真不要脸
在下九十九!

我昨天晚上失眠了……

因为角炎莫名其妙地说要跟我一起回家,我被吓得魂不附体,我觉得我可能在半路上会被他杀掉。

嗯,带好剑,带好剑……

我一晚上没睡觉,睁着眼睛到了早上,起床的时候杨冉盯着我的脸笑了半天。

“别笑了别笑了,我不就是失了个眠吗,别笑了!”

杨冉立马停下了,然后一本正经地在我脸上洒了点凉水。

“你干嘛!!”

“清醒清醒,等会别骑马骑着骑着睡着了。”

……

杨冉被大哥附体了啊!!

我顶着个黑眼眶萎靡不振...

  2016-09-09 0 3
 

我叫白涟 13

这是一篇只要写了就扔上来的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言情的小说
每一段都奇短无比
在下没有什么文笔,比较擅长记日记,而在下的文风可能生来就是如此清新脱俗[呸真不要脸
在下九十九!

你们先别管我,我到现在还有点懵。

刚刚角炎找我一起回家,我到现在还没缓过来,这不对啊,这不可能啊,这不合常理啊。

虽然角炎家就在我家隔壁是没错,可我跟他根本不熟啊,而且我和他之间好像还有点夺妻之恨没解决,他干嘛跟我一起回去?

而且更关键的问题是:明天干嘛要回家?

我把我的不解跟杨冉说了之后,杨冉用笔敲了敲我的头笑道:“过几日就中秋啦,戏先生前几天才来说过这次可以回家十几天,你没听见吗?”

“没听见啊,”我一脸委屈,“什么...

  2016-09-08 0 7
 

我叫白涟 12

这是一篇只要写了就扔上来的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言情的小说
每一段都奇短无比
在下没有什么文笔,比较擅长记日记,而在下的文风可能生来就是如此清新脱俗[呸真不要脸
在下九十九!

距离上次杨官和修啸对决,已经过了很多天,这几天两人是没什么动静,整个聚散因此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平静得有些诡异。

杨官在看到梁辰关心修啸那一幕之后就一蹶不振,待在房间里闭门不出,好像被刺激得已经开始写诗了。

常卿说,是一些像“天若有情天亦老”之类的诗。

这些都是我跟常卿聊天的时候得知的,我问常卿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常卿嘿嘿一笑说是九驹告诉她的,然后哼着歌拉我去逛街,被我婉拒了。

因为我的好奇心急需满足:

九驹和常卿究竟是...

  2016-09-07 0 6
 
 
|1
|2
|3
 
 
 
 
 
 
 
 
© Ninety-n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