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个魔仙堡~1

在我们魔仙界流传着一个这样的传说。
有一个高手,无论是变身还是出招都不用出声,打架的时候敌人刚刚变身就被秒杀了。也不太跟人说话,有魔仙上前搭话也总是爱理不理。
魔仙界还流传,那个高手总是穿着一身红衣,性别难辨。

这个所谓的高手,
好像正是不才在下我。

最初决定颜色的时候,我还真是费了一番心思。
当时我并没有想到我最后能成为魔仙界的传说,只是在心里偷偷苦恼着喜欢的颜色都被别人占了去,我不喜欢黄色,蓝色有玲珑,绿色又是绿魔仙的颜色我跟人家抢也不太好,古娜拉黑暗之神似乎是紫色,粉色根本不适合我,白色,魔仙女王不老是穿着白色的长裙么,所以这个也不行。
当时我只知道颜色分好多种,并不知道每种颜色还能再分,“紫色深一点就是黑魔仙的样子,浅一点就显得很可爱”这个道理我也是最近才领悟。于是我思来想去,认识的颜色里也只剩下红色了,于是就选了红色,从此我就变成了红色的样子。
——最近我发现占星魔仙的头发也是红色的,我又开始苦恼了。
这件事被我当作笑话在和小蓝一起喝下午茶的时候说,可小蓝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怎么了?”我问她。
“一般的魔仙是不能决定自己的颜色的……”她回答。

至于“无论变身还是出招都不用出声”这一点,其实是他们谣传的。我是魔仙,所有魔仙变身或者出招都要发出声音,只不过他们的声音比较大,我的声音比较小,只有我自己能听见罢了。
其实我出生得比较早,那时候没有那么多魔仙,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都不用跟别的魔仙交流,于是就习惯了自言自语。自言自语么,声音也不用太大,只要自己能听见就行了,于是我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但是我一直自我感觉良好,觉得如果突然有一个魔仙在我面前出现和我讲话我一定能轻松应对。
直到后来魔仙繁殖过快出现了很多魔仙我才猛然发现自己和别人交流其实很有问题。
不过我都老了,所以也没想过去改变。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

至于“打架的时候敌人刚刚变身就被秒杀了”这一点,我一直觉得这是罪过。
从小到大,我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一直信奉着“要等别人说完咒语才可以出手”这句话。这句话无论是听起来还是看起来都很漂亮,很有道德的样子,于是我深信不疑。
但是我这个人,深信不疑归深信不疑,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总是有人来找我麻烦,嫌我的衣服太艳,这种情况在魔仙堡人数剧增的时候表现得特别明显,想打我的人排队能从我家排到市中心。
我家在城郊。
魔仙堡总是倡导大家要文明讲礼貌,邻里之间和谐相处,我是想跟他们和谐相处来着,可他们却想来打我。
我总不能站着给他们打吧?
于是我也还手,不过我有时候嫌要解决的人太多了,等他们一个个念完咒语,都得打到明年。
我嫌烦,于是我就在他们变身的时候念咒语,等他们变完了咒语刚好生效。这也算是占了他们毫无防备的便宜吧,毕竟他们从来没见过我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魔仙。
刚刚开始这么做的时候我的良心还有点过不去,觉得违背了祖宗传下来的训诫会被天打雷劈;但后来我发现这么做也没遭什么报应,我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魔力也越来越高,一出手能解决好几个,隐隐还有要超过魔仙女王的趋势,于是我又很安心的继续这么做。
于是再没有人敢来打我了。
但是他们似乎听说我喜欢清静,于是故意散播我是高手这个谣言来报复我。
魔仙堡的居民普遍智商有一点低下,也有可能是有着漫长的生命而生活又太过无聊,于是都闲着没事干,争着挤着要来看我这个“魔仙界的高手”。

我和小蓝是在她快要成为守护魔仙的时候互相认识的。
我刚刚见到她的时候,总觉得她有点眼熟,思来想去才发现她是我曾经捉弄过的小婴儿。那时候我虽然翘着二郎腿一副要上天的样子,可背后还是冒出了冷汗。
她要是记得我怎么办……她会不会打我啊……我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却把她根本打不过我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想起来,人家也不可能跟我似的那么小气。
毕竟是我被魔仙女王委托的第一个任务,我也有一点紧张,生怕一个没做好就被她贬到不知哪里去。其实魔仙女王没有这么可怕,但我当时坚持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腹地觉得,她对我的能力感到很不放心。
不过现在想想,我这么傻的人,怎么可能想到造反之类的事。
所以怪不得她这么多年都没有管过我,原来是因为我傻。

我被委托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帮助魔仙小蓝成为守护魔仙。
“想让小蓝成为守护魔仙就直接任命,为什么还要让她和小月竞争?”我疑惑。
“……魔仙小月过于偏激,我要是直接任命魔仙小蓝为守护魔仙,她可能会失控。”魔仙女王回答。
“既然看中了小蓝就让她自己通过试验,为什么要我去帮她作弊?”我还是疑惑。
“……以魔仙小蓝的能力,现在还不足以当上守护魔仙,所以让你去帮她提升能力,不是让你去帮她作弊。”魔仙女王回答。
“既然她的能力不足以当上守护魔仙,你又是因为什么看中她?”我依旧疑惑。
“……”魔仙女王沉默了一会,看她的表情似乎是有点不满我的寻根问底,不过最后她还是回答我了,“因为她长得比较好看。”

魔仙堡还真是一个看脸的堡。
因为魔仙女王都是一个颜控。
不过魔仙女王长得很好看,所以她是颜控也没关系。
因为她长得很好看,所以她的儿子,魔仙堡的王子,游乐,长得也很好看。 

要我看,现在整个魔仙世界,最好看的男魔仙大概就是游乐了。
而且他最近还有越来越好看的趋势,差不多已经成为整个魔仙界发花痴的对象了,但我的审美观一向和别人不一样,这也有可能是因为整个魔仙界其实只有游乐一个男魔仙的原因。
什么?
我当然是女的。
作为众魔仙发花痴的对象,他当然有点八卦,现在广为流传的版本是,他和小蓝有点感情纠葛。于是小蓝其实也是众魔仙嫉妒的对象,但是因为现在魔仙堡的治安比较好,民风比较淳朴,邻里之间相处得十分和谐,所以没有什么人去找小蓝的麻烦,小蓝也就没机会练手,没机会成为像我这样的魔仙。
但是她现在这样也挺好,笨笨的,比较讨别人喜欢。我看游乐是对她动了真感情,虽然他们俩天天都在吵架,有时候能从市中心吵到我家,一天一夜都不休息。

不过游乐在小蓝之前,有一个初恋,叫做玲珑。
玲珑和小蓝长得极像,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有时候我也怀疑,游乐一开始注意到小蓝,是不是因为她跟玲珑长得很像。
初恋这种东西,总是令人难以忘怀的。
有时候我看见游乐还会盯着那片他们经常一起玩耍的草地发呆,我就知道他一定还对玲珑念念不忘。他曾经还因为玲珑差点和魔仙女王打起来,甚至还离开过魔仙堡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游乐有一匹能飞的马,武器也还是枪。
现在换了,游乐现在自己好像就能飞,武器也换成了极光剑。
要我说,他还是使极光剑比较帅,就是每次出剑都太慢, 这个剑啊,讲究的就是快准狠,下次什么时候我去教教他。
虽然我自己其实也不太懂。 

离开魔仙堡这件事,虽然我觉得是小孩子叛逆期到了例行的离家出走,可魔仙女王却急得不得了,一个劲儿地责怪自己对游乐要求太严格,有时候也责怪自己当母亲之前没有好好看书,不能了解青少年的内心世界。
“没关系,女王。”我这样安慰她,“游乐王子只是比较贪玩,过段时间他自己就回来了。”
魔仙女王听了我的话,似乎稍微有一点放心;而且之后魔仙堡又出了一点危机,魔仙女王忙于应对这场危机,也就没空管这件事。
我就说是叛逆期例行的离家出走吧,过了段时间游乐还不是屁颠屁颠地跑回来了,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对魔仙女王说是自己错了,自己不该如何如何,自己今后又该如何如何。
看着那温馨的家人团聚的场景,我很是欣慰。
同时也有些羡慕,因为我自有记忆以来,生活中就再没出现过家人。

我曾经看过一本人间的小说,名字叫做《西游记》,里面有个叫孙悟空的角色,没爹没娘,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于是有时候我也想,我可能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没有家人的帮助,我是怎么长大活到今天的,我也不太懂。
大概那个时候魔仙堡人还不多,政府每个居民都能照顾得到,房子水电都不用愁,尤其像我这种无依无靠的孤儿,连吃穿也不用愁。
小时候的我十分天真,自己没有父母就以为别人也都没有父母,一个魔仙过得很是逍遥自在。
直到长大以后看见别人一脸幸福地喊人爸爸妈妈,我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父母这种东西。
于是我也不像小时候那么自在了,偶尔也会羡慕羡慕有父母的人。尤其是美琪美雪这种一家有四口人,而且相处得十分和睦的人,我格外羡慕。

美琪和美雪,是我最早接触的人类。
别看我活了这么久,在这之前还真没去过人间,真没见过人。
毕竟魔仙堡从来不允许魔仙私自去人间玩,我这个魔仙也向来孤陋寡闻而且安于现状,甚至从来都不知道还有人间这个地方。
所以我听说我带的小蓝因为疏忽而被贬去人间的时候,有些惊讶。
“人间?!”
“是啊……你长这么大是不是还没去过人间?魔仙小蓝也是你带出来的魔仙,她的这次失误真要算的话你也有责任。”魔仙女王对我说,“那你现在下人间,在她身边安个家,不要被她发现,暗中保护她。”
”……“
我想说的是,我很白,做不到暗中保护。

我没想到小蓝一去人间去了这么久。
魔仙彩石被顺利找回来后,魔仙女王又以各种借口把她派到人间去。
美琪美雪当然很开心,我却有些生气。
因为魔仙女王也一直把我派到人间去。
美名其曰:“保护小蓝。”
作为一个资深宅,我很愤怒,可又不能反抗,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下凡去。
更令我愤怒的是,小蓝到最近才发现我的存在。
“哎?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一直在这里,我都跟着你下来五部动画了。”

这次小蓝被委托的任务是“收集诗拉斯巴,寻找美乐蒂,治好魔仙女王的头痛病”。
前面两个我不会,后面一个我会。
当我拿着手术刀在魔仙女王面前出现的时候,魔仙女王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
“我帮你做个脑手术。”
“……”
我被魔仙女王拍下了人间。

我更加愤怒了,不过这种愤怒在我遇见阿比斯奥尼尔沙曼的时候又瞬间平息了。
阿比斯奥尼尔沙曼,我一般叫他阿比斯,是我见过的第一个音乐魔法师。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身份,音乐魔法世界我虽然之前有听说过,但是还是了解得不全面,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魔仙这一种生物身上带着魔力呢。
听说阿比斯之前有个叫亚齐的人,也是个音乐魔法师,不过他出现的时候我正在魔仙堡上打算给女王做脑手术,所以没有看到。
亚齐最后消失了,所以我很焦虑。
如果阿比斯最后也消失了怎么办?
我把我的担忧跟阿比斯说了,阿比斯却仿佛早就知道似的对我说:“没关系,我还会再回来的。”
“真的吗?”我问他。
他笑着点头,然后又开始弹琴。
阿比斯的琴弹得很好听,虽然我不懂得欣赏,也听不出他的琴声里包含着什么感情。
只有一次,我听出了他琴声里的感情。
是那次在海滩边,他最后一次给我弹琴,夕阳照在他的身上,我看着他,忽然听出了他的琴声里,其实包含着对这个世界深深的留恋。我意识到,他不想消失。
可我又有些动摇。
因为他最后在夕阳中消失的时候,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

我深信着阿比斯的话,一直坚信他会回来,所以一直以为那天他弹的琴包含的感情是“再见”。
可过了这么久,他再也没有回来过,我才突然意识到,他的琴声里包含的感情其实是“永别”。

我有些崩溃。
其实我隐隐约约也是能感觉到的,音乐魔法世界被修复以后,无论是小蓝还是游乐,脸上的表情都是“他们已经不在了我们要代替他们好好活下去”的感觉。可我却一直不愿意相信阿比斯真的回不来了。
他说他能回来,他就一定能回来。我一直这么想着。
可现在却突然找不到支持这句话的理由。

我活了这么多年,这还是我第一次差点要哭出来。
我没有哭出来的原因,是有人敲门。
我把就要流出来的眼泪憋回去,然后跑去开门。
大概又是来找高手要签名的人吧。开门之前,我是这样想的。

开门之后。
阿比斯站在我面前,脸上带着迷之微笑看着我。
“我回来了。” 

啧,我就知道他没有消失。 

评论
热度(6)
 
 
 
 
 
 
 
 
 
© Ninety-n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