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白涟 12

这是一篇只要写了就扔上来的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言情的小说
每一段都奇短无比
在下没有什么文笔,比较擅长记日记,而在下的文风可能生来就是如此清新脱俗[呸真不要脸
在下九十九!

距离上次杨官和修啸对决,已经过了很多天,这几天两人是没什么动静,整个聚散因此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平静得有些诡异。

杨官在看到梁辰关心修啸那一幕之后就一蹶不振,待在房间里闭门不出,好像被刺激得已经开始写诗了。

常卿说,是一些像“天若有情天亦老”之类的诗。

这些都是我跟常卿聊天的时候得知的,我问常卿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常卿嘿嘿一笑说是九驹告诉她的,然后哼着歌拉我去逛街,被我婉拒了。

因为我的好奇心急需满足:

九驹和常卿究竟是什么时候搅到一起去的?!

我不知道找谁打听,因为这种事不太好打听,我总不能拉住跟九驹一个房间的角炎问“你知不知道九驹和常卿怎么回事啊!”吧,我老觉得他会打我。

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迎面遇上了提着大包小包东西的颜坤。

“你去哪啊?”

“哦,我跟戏先生说过了,我回老家结婚,以后就不来了,到时候小白涟你也来啊哎嘿嘿。”

这么猥琐的人是怎么找到媳妇的?我很好奇!

“你别忘了给我发请柬就行,新娘是不是你前几天叨念着的关芃啊?”

“对对对,就是我家小芃,不说了啊,我得回去咯,不然他们该等着急了,再见啊。”

“再见。”

看着颜坤离去的背影,我由衷地为自己家又要出赠礼感到惋惜,并突然想起来应该要写封信催催大哥成婚了,我觉得杨冉就很不错嘛。

这么想着,赶紧跑回房间,结果看见刘泽在我们房间门口站着,我生生地调转了方向。

然后又“嘭”地撞上了人。

我捂着头往后退了两步,听见那人“啧”了一声,然后说:

“白涟,明天一起回家吧。”

啊?

我猛地抬起头,发现角炎又弯起眼睛看着我。

……

我叫白涟,今天的生活也依旧那么令人不知所措。

评论
热度(6)
 
 
 
 
 
 
 
 
 
© Ninety-nine | Powered by LOFTER